「斜陽」太宰治

又一次见识到了太宰充满绝望的手笔。2017年春季番组「月がきれい」第10话标题便是「斜陽」,太宰的主场,之前第6话也出现了短篇小说「走れメロス」作为标题。

在书的扉页前言上看到了译者对太宰治的评价,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,在本书发表的一年后 他第五次自杀,这回他成功了。应该是恭喜他么 获得了极的解脱,或许应该向大众一样 为一位伟大作家的离去感到惋惜,果不知道。

和子对上原先生的爱 悲剧的爱 单方面过期的爱,自打酒馆第一次见面就该了解。不说以貌取人极为不妥么,可见到一位曾经风光满面 现如今面色灰黄 眼圈儿红肿 门齿脱落 不住蠕动着嘴唇 宛如一只蹲坐在石头角落的猴子 心中的小评价天平就不会伴随着胃中喷出的呕吐物倾斜一寸么。都说酒鬼烟鬼瘾鬼是无可救药的,这话真没错。和子呢 不吸取教训,成年人的爱情真的就是这样 一句突然转变的画风就能博得女人心么,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真理又一次在此得到了验证。

弟弟遗书中的女孩,生前谁也没诉说过,少有的能像母亲那样 用亲切的眼神 平实的态度 对待”贵族“弟弟,如此可爱能不让人怀念于心么。弟弟照顾姐姐的心情,不愿在只有姐弟二人的晚上自杀,不愿死在大街或原野 让看热闹的人随意翻动自己的身体,在姐姐出门前往东京朋友家里的间隙,写上一封感心的遗书,平静地以本来面目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生きて行きたいひとは、どんな事をしても、必ず強く生き抜くべきであり、それは見事で、人間の栄冠とでもいうものも、きっとその辺にあるのでしょうが、しかし、死ぬことだって、罪では無いと思うんです。
想活着的人不论发生何等事,都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。这是了不起的大事,其间肯定也关系到一个人的荣誉之类的事。但我认为,死也不是罪恶。

弟弟学生时代与阶级完全不同的人交往,不甘屈服 为了获得一份得体的人份。弟弟把自己的死留到了这么后面,害怕姐姐和母亲为自己痛哭流涕,另一方面,又用为自己从痛苦中解脱感到欣慰解释了自己。谴责自杀者 不爱惜生命,把自己的命看得比高其他人一等,又在遇见自杀者时不给予帮助 恶言相向 讽刺 挑衅,口头上不用缴税地批判,简直不如街边乞讨者 起码他们会很高兴有位同伴加入队列。

大概只有离开,才能让心结消失在无尽的时间长河中,遗憾永远都是遗憾,不愿成为尘间的行尸走肉,也足得一番褒奖呢。